她依偎在树下

手中纸扇轻摇

扬起一片虚无的花瓣

 

枯木见证着,哀悼着

她那尘封在阁楼中

永世的回忆

转眼间

已是千年

 

梦是什么?

再也见不到的人

再也握不住的手

梦会醒来吗?

她呢喃着

伸手握住了那仅存的幻影

 

花还会再开吗?

纸扇一挥

只叹

反魂蝶舞

八分咲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