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lzusaaa的第一次投稿!并不是很会写文的人,如果写了太多的昏睡记叙文和无病呻吟散文杂文请自动无视┭┮﹏┭┮
以及还完全没研究明白这个博客的排版方式所以这篇初投稿算是试验用。以后会再一点点把自己曾经的随笔整理上来。虽然它们和这个博客原来的文章风格差异超级巨大(

正文如下↓

很多时候睡醒之后只能记得梦境发生的场景,剧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和其中逻辑往往都是乱成一锅粥x,虽然已经努力整理了但是还是觉得写得好乱。

梦境正文:
大概还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在玩掌机游戏(类似于任天堂那样子的游戏机)。
按理那台游戏机应该是只能显示粗糙像素点的老机子,但是记忆里那个游戏场景又非常非常真实,反而由于是第一人称的缘故,感觉更像是亲身在经历一般。但是又很清晰知道自己在玩游戏。内容大致就是主人公去某家人里当临时清洁工的故事。
雇主家环境很好,外观是一栋在山中林间小道旁的小平房(大概就是国内常见农村自建房),内饰则充满80,90年代的气息,大概还记得的有红色的老式旋转号盘电话、纸糊的窗框和水果,还有窄而陡的木质小楼梯通上二楼。总之处处给人浓浓的年代感,就仿佛是穿越进了家庭旧照片。可是屋子里照明又很充足,到处都亮堂堂的不像那个年代普遍家庭照明不足的感觉。
雇主家除了小女孩和父母外还有她的奶奶,是很和谐的四口之家。不过由于小女孩的父亲最近有事出了远门,所以就雇佣主人公来帮忙干些体力活。
初到房子里就被奶奶很热情地招待了。本来主角是想去附近镇上另寻住处的,奶奶说屋子里还有空的房间,就邀请主人公干脆这段时间也在屋子里住下。
后面就跳出来一个像文字游戏那样的对话选择框。这个时候主人公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屋子非常多的东西都是纸糊的,而且还伸手揉搓了一下窗框,那层刚才还看着漂漂亮亮的纸一下子就烂掉了,就仿佛被火烧过似的,只搓下来一手的灰。
但主人公最后还是没有过多怀疑地选择了住下并且开始干活,不过那之后游戏场景的画风就开始逐渐变得阴沉,屋子里的墙面、装饰也随之开始褪色,变得斑驳,像按下了快进键似的迅速老化。
主人公到雇主家的时间应该差不多是晚上了,总之在经历上面事情之后去到自己房间里就躺下睡觉了。
也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到了深夜时,主人公醒来的时候房子已经倒塌得只剩下几面破墙了,在隐隐约约中还能看到周围的东西都有烧焦的痕迹,透过残存的窗户似乎还能看到倒映的火光。越过只剩不到半个人高的残缺不堪的墙,看到奶奶正站在屋外,一言不发看着还没回过神的主人公。主人公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渐渐地天亮了,主人公也才逐渐恢复了运动能力,翻身下了床才发现昨天自己住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主人公检查了一下废墟没看到一家人的身影,只找到床边有一幅一家四口的全家福,除了小女孩父亲站的位置被烧掉了一角而看不到长相。
因为昨晚看到奶奶站在屋子外,主人公怀疑他们可能已经逃难到附近的镇上了。于是就拿着这张照片去镇上询问一家人的下落。可是得到的答复却是:“那里现在哪还有什么房子呀,早在很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中就烧成废墟啦,这一家人,也都在那时候就全部烧死了……”
昂,梦就做到这里了。其实就是那张全家福让主人公出现的各种幻觉,让主人公“穿越”进了旧照片里,回到了失火的那个晚上。(被遗忘旧物品的怨气产生了付丧神,在主人公经过时施展了魔力)。至于为什么没有父亲,也是因为全家福上的缺失,于是主人公陷入幻觉中就也给他编了一个缺席的理由。

随便写点后记:
那天做梦醒来之后自己很匆忙地写下了这个梦境的草稿。然后这几天一直在回忆和整理这份草稿,补上的一些设定和细节,或是自己梦中的经历,亦或是自己希望这个故事如此发展的一厢情愿,相互混杂在一起写出来。
我也分不清是不是这个梦的原样了,姑且当作一篇小说去读吧 (*꒦ິ⌓꒦ີ)。
话又说回来呀,既然已经有这么一个设定与故事框架了,不妨将来什么时候真的把它扩写为一篇短篇?毕竟现在这个样子,搞得好像这个全家福付丧神的设定是强行加在最后的似的(我真的梦见这个设定的!!)有空一定写一定写。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