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b站虚拟主播星廻宙Official粉丝群集体创作活动投稿。

1. 【关键词】在以下的关键词中选择任意一个或几个进行创作。
[箱庭][不可思议的小动物][精密仪器]

本文所选关键词为[箱庭],因为连环考试缘故写的时间比较赶可能存在错别字,感觉为了强行扣题将与黄昏的意境结合十分生硬꒦ິ^꒦ິ


正文

日暮西沉,黄昏之际霞光满溢。太阳从天而坠,天空被如期而至的夜色逐渐吞没。这是一片林野,其中没有安乐乡,没有文明迹,没有庇护所。
蜕去了文明的灯火,脱离了文明社会的“人”开始阵阵骚动。但这么多人中,可以值得信赖的人——没有,当然不会有。在这林间无数的人,如黄色黏菌一般向山顶上攀爬,消融于昏暗的茫茫林海。
你呢?你为什么不跟别人一起冲锋?——如你所见,这里是一个箱庭,而箱庭,按照宫本茂的说法:“一个精心设计过的仓鼠笼子”——箱庭游戏的基本流程是便是游戏给出提示、在同一个地图里不断攀登、达成目的,这才是箱庭游戏的玩法呀。你当然应该非常清楚这类游戏是有非常强烈目的性的:去攀上那最高的山峰,比你身边这些竞争者都要快,超过他们所有人。
“这种成功太过于世俗了,不顾一切爬上去了,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却不能好好享受游戏的快乐”。所以你想要逃离黄昏,逃离随之而至的夜色?所以你准备起身追逐光明,最后跳出这狭小局促的玻璃柜子?所以你觉得自己可以在箱庭以外的广阔世界享受独特的乐趣?非常理想主义的游戏目标!想超脱世俗的成功观,想摆脱你的同类——箱庭中的人对你的非议,勇气固然可嘉,可是又该往哪个方向跑呢?
也许是应该向西?没错,向西跑,逆着地球自转的方向跑。你现在知道方向了,逆着地球自转的方向跑:也许在你看到太阳重新自地平线升起,也许在你长长背影一点点缩短之后,那前方便是更广阔世界的大门。你做足准备了吧,快快备好行囊,去追赶那尚未从天边消失的余晖。
等一下,就凭着这一些,你便有信心跑出箱庭了?要追上落日需要多快的时速,你有计算过吗?
……我刚刚说了吧,看看你现在不得不停下来喘息的狼狈样——远远不够,就算是时速达到1674.648公里(注:赤道上地球自转的线速度,没算错的话),你也只不过是在一刻不止,永无停息地,夸父逐日式地追赶着那永远徘徊在地平线附近的落日,只不过永远停留于黄昏的余晖。也许你的叛逆只不过是一场徒劳罢了,也许从一开始这个箱庭就永无止境,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有什么外面的世界——就算有又如何呢,外面的世界可能也不过只是一个更大的箱庭罢了!
落日不可能重新升起了,更可怕的是,你看看你身边吧!这里已经是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原了,再也不见什么同类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还是高而有限呀,面对着将至的只身一人的不眠夜,迎来的也许注定只有令人不安的寒风。也许你该回去了,加入同类的队伍,去角逐那世俗的名与利。回头走,将这系留于地平线的最后一缕金光推落,将这诱人霞光在黑夜中照出的裂痕缝补。不过是放弃了一个本就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嘛,不过是死了一个空想主义者罢了嘛。
停下脚步,夜幕渐渐降临了,余晖一点点从天际由高饱和的橘红转向淡紫,就像不断滴入碱液的甲基橙酚酞混合指示剂。
“我才没有失败,谁言夜幕密不透风?看,那是日落之后取代太阳的满天繁星”。是的,不时点点散落的繁星在天弧上划过一道道光路——流星,可它们那短暂的辉煌只不过是其陨落前的垂死挣扎,不合时节的绚烂只不过是转瞬……
“生命的短暂又有何妨呢,吾等小小的碳基生命,本来也只不过脆弱如纸罢了,说不准还不如这流星发光的时间更长呢。也许这个箱庭真的如你所言,没有出口;我也无法考证外面的世界是否仅仅一个更大的箱庭。可流星即使在这小小的箱庭里,也愿意向闪着光亮之处跑去,从这一点来看,刚才如此武断就说我没有同类可是大错特错了。”
你躺在草地里,岭南冬夜的微风并不十分寒冷,吹过身边的水稗草,轻抚脸颊。
“就这样躺着吧,静静倾听这小小箱庭里触手可及的小小银河如一个并不顺滑的齿轮一般吱呀吱呀的旋转。”
旋转的箱庭,旋转的银河里有着一列小小的列车穿行于银河铁道。
“太阳终究要再度升起,我终会看到那鱼肚白再度从东边舒展。”

作者:bk型张口闭口要粮机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