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诗》语录

发布于 2021-04-01  99 次阅读


「画这种东西还真是美妙呢……大部分的人,都把感情寄托于言语,但是,话语这种东西,其实非常的空虚,所以,大多聪明人会选择沉默。徒劳的闲语只会使身体混独,混浊的身体只会生出如烟雾般的话语……但是艺术是不需要多余口舌的,只有被磨亮的意义才会浮现。
A Nice Derangement of Epitaphs,这份作品会被这么认为吧……但是,这样便好,因为这是为我而作的墓志铭啊……我马上就要死了,这段人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但即便如此……我觉得它果然还是很长,像这样,站到终点上,能明白各种各样的事情。」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