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诗》随想(一)——回归与答案

发布于 16 天前  34 次阅读


由于是随想,就不过于深入的探讨《樱之诗》中的内核之类的问题了,简单的记录一下这段时间里面,断断续续地推完《樱之诗》后的一些不成体系的想法吧,可能会存在一些轻微的剧透。


不停地伤害自己,然后不停地思考,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或许是对自己更深入的理解,又或许是是对别人更深刻的认识。但是这本就没有答案,我永远也无法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也无法知道他人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犯下了过错,也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是否被原谅。到最后,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欺骗自己,麻痹自己,伪造出自己内心中所期待的答案。这样就好吗?我询问自己。如果从开始就没有「我」的存在,那一切都不会发生,没有人会受到「我」的伤害,也没有人会因为「我」的存在而感到悲伤。所以,答案或许就是这样,「我」只能想办法成为「我」,即使是用无数的谎言去掩盖,也希望自己,不曾伤害过什么。


最开始玩《樱之诗》的时候,最让我关注的自从禀离开了弓张后,直哉没有回复任何禀寄过来的信件。当我还不清楚他们以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我会想,或许,他们之间存在什么误会,导致直哉出现「厌烦」的情绪。而这,也正是禀这几年来一直所认为的。自己不知为何,就被一个以前非常要好的朋友所讨厌了,那么当她在离开许久之后重新回到直哉身边,一定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吧。 如果自己再次闯入他人的世界,对于禀来说,结果无非就是两种,自己真的被讨厌了,或是她们可以同往日一样生活。

「一直怀着被你讨厌的想法而活着······」,其实当故事发展到这句话说出口,其中所包含的悲伤和痛苦已经基本上消失了。但我总是想,禀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度过了离开的这几年。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网络环境之下,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被讨厌」其实是一种非常深刻的情感。我曾想,如果我被其他人所讨厌,那么这或许说明,我的存在对其他人带来了痛苦,那么这种痛苦,和我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欢乐,它们之间的界限在何处,我要如何判断,我究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的痛苦,还是更多的欢乐?那么如果是这样,我的存在究竟有无意义呢?

当我们无法想象出答案的时候,我们或许就会去寻找答案,或许是迷茫的,又或许是目的明确的。禀,或许找到了属于她的解决方案,如果止步不前就无法得知答案的话,那么就亲自去找到那个自己所想要知道的答案。或许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她回到了这片土地,然后自然而然地,「明白了许多事情」。

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在我看来,其中所包含的情感释放是非常强烈的,她不仅仅是知道了自己没有被讨厌的事实,同时也是这几年来受到「被讨厌」的情感的影响之下,痛苦,悲伤,迷茫的一种释然。


在我看来,这或许就是现实中这种情况的good end了吧,有无数的人想要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他们可能在半路上就受够了这个世界,最终止步不前。又或许是在知道了答案之后,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垮。

所以,或许选择欺骗自己是一个折中的选择,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用自己的谎言编织出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面,只有自己受伤,而自己不曾伤害过谁。若是如此,那么「我」还是我「我」吗? 我无法得到属于自己的答案,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或许,这个答案需要用我的一生来寻找吧。

又是从何时开始,「我」成为了「我」呢?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