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心录》——结

发布于 2021-04-11  58 次阅读


所谓「结」,心结,终结

2021/1/31,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胡思乱想,总是想要弄明白些东西,知道目前为止,我也一直在想很多的为什么,也因为如此,心理状态一直很差。我想,或许是因为在逃避的缘故,导致一直没有办法想明白吧。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能再这样下去,一直止步不前了,所以2021/4/11 21:40,我提笔写下这一篇审心录,为的是一个终结,好好整理思考一下最近这几个月以来的想法。

在这几个月里面,断断续续写下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和心里所想的事情有所关联,在这里将它们一一列出,作为这篇文章的引吧。

2021/2/2 审心录——忆·思

2021/3/14《利兹与青鸟》随想(其一)

2021/3/15《利兹与青鸟》随想(其二)

2021/4/6《樱之诗》随想(一)——回归与答案

2021/4/7《Summer Pockets》印象——虚幻之人,虚幻之物

虽然最近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人而起,但是作为《审心录》的一部分,就仅仅只看自己就好了,不对现实中的其他人做出任何评论了。

回忆

我今天才回想起来,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会想,自己被所有人都抛弃了,但是仍然从心底里面,会想着去祝福这个世界,祝福其他人,想着只要其他人都幸福就好。这种想法,理性来看,的确非常的幼稚和单纯,但是或许是后面所要提到的东西的源头和根本吧,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说不定从最开始,就注定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内心,从一开始,「我」就成为了「我」。

本源

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从何时开始,「我」成为了「我」呢?这个问题,出自《素晴らしき日々 ~不连続存在~》(《美好的一天~不连续的存在~》),说实话,我很庆幸能够看到这句话,它引出的这个问题,恰恰填上了这篇文章里面所缺少的重要的一块。

对于这个问题,就我来说,我觉得我自己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是属于为了别人着想的傻子吧,而在这样的基础上,受到了生活环境的影响,就对于情感的转变和其他人的感受非常的敏感,这可以在情与酒之中有所体现,总的来说,家庭环境并不算是非常得稳定,有无数个晚上是在惶恐之中度过,或许自然而然就讨厌这种感觉了吧,正因为自己经常体会到害怕、担忧、惶恐、失去等负面情绪,才会如此憎恨他们,才会更加想着,其他人幸福就好。而自己,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感受,那么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吧。

「源」的引申

对于我个人来说,如果不希望别人受伤,那自然而然,更加不希望「我」成为造成伤害的人,所以最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关于这一点的,下面摘录一些放在这里吧。

不停地伤害自己,然后不停地思考,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或许是对自己更深入的理解,又或许是是对别人更深刻的认识。但是这本就没有答案,我永远也无法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也无法知道他人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犯下了过错,也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是否被原谅。到最后,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欺骗自己,麻痹自己,伪造出自己内心中所期待的答案。这样就好吗?我询问自己。如果从开始就没有「我」的存在,那一切都不会发生,没有人会受到「我」的伤害,也没有人会因为「我」的存在而感到悲伤。所以,答案或许就是这样,「我」只能想办法成为「我」,即使是用无数的谎言去掩盖,也希望自己,不曾伤害过什么。

如果说得更具体一点的话,不希望伤害别人,或许更像是害怕伤害到别人吧,2019/11/10,还在读高中的我,曾经写下审心录——人际逃避,里面所提到的,就是一种对于被其他人讨厌的害怕和厌恶。而要摆脱这种感觉,最为直接了当的方式是,「不和别人有过多的接触」。在樱之诗的开头,直哉说「如果不去结识重要的人的话,那么死掉也就没什么所谓了吧」,所谓「死」,也许是一种对于其他人的伤害,在有重要之人的情况下。那么自然而然,如果不结交重要之人,那么就不会有人因此而受到伤害了吧。这种想法,看上去是一种像是童话一样的幻想,但我认为,这正是我内心中那种对于被讨厌和伤害他人的讨厌。

逃避

紧接着上面所讲,如果要摆脱这种担忧,在我看来,最为简单而有效的方式,或许就是逃避了.

很多时候,我也想要逃避,即使是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也是在逃避,我想要逃离这个残酷的世界,但无奈只能将自己的想法用文字表现出来。如果能有一个世界,能够让我没有痛苦,那想必我也会一次又一次地陷入轮回中吧。

为什么是逃避,因为逃走了,就不会知道真正的答案,不知道是否真正对其他人造成了伤害,也不知道是否真正被其他人所讨厌,更不知道自己所关心的人,是否能够得到其他人的关系。只要能够找到一套自圆其说的谎言,就能暂时骗过自己,让自己能够苟且生活下去。现在回想起来,在这几个月里面,我在想的很多事情,都是没有意义的吧,都是在不断重复这个编制谎言的过程。

确实,在谎言中度过了这么久,才意识到,逃避其实是没有办法行得通的,很多问题,只有真正想明白之后才能放下,才能够释然,这就是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原因。

破局

如果谎言是没有办法的,看上去需要先打破谎言。但是当我回过头来看,谎言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攻自破的,没有「我」的不断维系,谎言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我」只能骗的过「我」。

那如果要想进一步寻求破局,我觉得,需要从最开始看起,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否和我的内心向违背,是否有害于他人,究竟是否是个错误。

违背

其一,是否和内心相违背。
写过这么多审心录,其中一篇是审心录——守序中立,现在如果我把里面的核心思想针对最近的事情再更加细化一点的话,可以解释为:不希望去完全认同或否定一件事或一个人,更想通过不同角度的思考从而让我自己尽可能的处于有利的位置,这种有利,可以包含对于自身心理状态的有利,如果为了保持自己的内心不进一步的受到伤害,做出一些事情是不违背自己的本心的。

这种事情,具体说来,比如退群之类的,若是自己所不希望看到的,同时又不希望完全否定其存在的事情,采用一种直截了当的方式脱离,是一种没有什么过错的事情,或许这会带来其他人的一些担忧,但是相比于对于自己内心的利益来说,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事情。又或是在b站上面发表不再创作的声明,这同上面提到的核心思想也是类似的,为了保证不会伤害到其他人而导致自己内心的进一步受伤,这种做法或许是可以接受的。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我不去做这件事情,不去道歉的话,无论是否真的有伤害到其他人,或许内心的罪恶感就足以压垮我吧。

伤害

其二,是否伤害到其他人。

这一点,我是如果不去询问的话,我应该是永远无法得出准确的答案的,在这里,就仅仅通过纯粹的理性分析来说一下吧。

若是我所做的事情,给别人带来了困扰,那么其实不成问题,谁没见过几个不太正常的人呢。对于是否给其他人带来了担心,我认为从我最近的做法来说,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我已经尽量表现出我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心理问题了。每一个人都很忙,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关注其他人。如果有特别关注我的人,更准确的来说是只特别关注我的人,那么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这篇文章,这些思考。他们至少能够有自己其他的生活,有能够寄托的东西。而对于其他人所做的其他事情,在不明确是否真的和我有关的时候,就不做讨论了吧,在我看来,不会影响这篇文章所想要实现的目标。

错误

其三,这一切究竟是否是一个错误。

仔细想来,我觉得不是的,从其本身的正面意义来说,至少让我有了一个思考和总结的机会,让我能够对于自己和这个世界有更加深刻和全面的认知,这是没有什么坏处的。而对于现实的影响来说,或许我因为这些事情上课有些走神,睡眠质量不是非常好,但是也没有出现什么非常严重的健康问题,而对于他人,同上面那点所说的一样,影响应该不会非常大又或是被中和了。

那么我最开始的决定,印象最大的或许就是我自己的心情了,这如果要算是一个错误的话,现在所写的东西,也正是在纠正这个错误吧。

被关心

如果要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得从刚入学开始说起,和上面所提到的一样,一个不希望被别人讨厌的人,一个希望实现人际逃避的人,或许不会受到其他人的关心吧。而如果出现了一个能够关心我的人,就自然而然的会去重视,会去期待。

这种受到关心时候的感觉,在我的内心中会将对方塑造成一个接近完美的形象,这种感觉,也许是因为缺乏关心所造成的吧,即使对方不可能如同自己所想象一样完美,但是仍然愿意去赋予其一种期待。

转换

上面所提到的角色,如果像是《利兹与青鸟》里面一样,突然发生了转变,那么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能够打破内心的固有思维的影响。

希美:

「不觉得《莉兹与青鸟》,就像是我和霙吗?」

「霙是莉兹,」

「我是青鸟。」

「但是现在 —— 」

「霙是(青鸟)。」

霙:

「我一直试图用莉兹来投影自己。」

「……」

「我是莉兹,」

「希美是青鸟。」

「但是现在 —— 」

「我是(青鸟)。」

这种变换关系,在我看来,会在很大程度上将自己投射到对方身上,并且将这种感觉放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其他人的想法,就会过分的关心,以至于达到一种接近于疯狂的程度。

相似

如果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我发现他和我有几分相似,我或许会同情他的经历,想要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想要让他能够摆脱痛苦。

相似在这里不是一个必要的条件,但是是一种催化剂,所谓投影,若是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么这样的关系就会令我感到对于对方的想法无比真实,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对方应该经历过什么,但是同时,我无法去确认,只能通过自己的一些努力,在一旁默默付出些什么吧,而这,也是符合上面所提到的各种东西的。

由于各种原因,上面所提到的付出,或许会和其他的一些事情所相冲突,比如说,对于一个讨厌我的人,我如果闯入他的世界,想要去关心他,那么这究竟是会帮助他还是伤害他呢?

换句话说,就是我如何判断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写到这里,或许这就是「结」之所在。

现在想,这两件事情,本就可以有折中的方式,而我,本身也就一直在以折中的方式来行动着。这种想要帮助别人的感情,如果以一种不会暴露自己的存在,或是不会给他人带来痛苦的方式来执行,那么自然而然就不存在上面的问题。

现在的我,或许也就在做着这些事情,想要付出一些什么吧。

身份

这段时间,为了逃离自己原本的内心,我使用了另外的身份来进行一些活动,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点明一下。上面提到过退群之类的事情,在另一面,我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用一个全新的身份在生活着,原昵称为无风。之所以想要在这里提一下,是觉得这个账号,在很大程度上记录了这一切事情,是我想要逃避的一个标志,同时,也是我在这段时间里面的依靠,放在这里,颇有一种给自己的过去写上墓志铭的意味吧。

感谢

在这段时间里面,有我想要感谢的人,首先最重要的是@磷火小石子,在这段时间里面听我说了很多,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我,如果没有人倾诉,或许我已经疯了吧。

同时,感谢@ybk给予的一些鼓励和关心。

后记

写到这里,已经是2021/4/11 23:21了,画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写下了这些文字,我在几分钟前才发现,我的歌居然一直都是开着单曲循环而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反思这种事情,果然是需要非常大的集中的吧。值得一提的是,我特意喝了一杯咖啡才开始写这篇文章的。

由于本文没有事先打好草稿,而且是在高强度思考的同时写下的文字,难免会有非常多的笔误和观点不清晰,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因为这本就是自己写给自己的东西啊。

如此,就宣告最近这些事情的终结吧。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