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发布于 2021-05-14  95 次阅读


想了很久,感觉没有一个合适的标题来概括下面说的东西,那就不起标题的吧,下面的东西,大概是关于经历对于个人的影响,和某些事情的对与错上面的问题。

先说经历对于个人的影响吧,有这样一件事情,我感觉我被别人侮辱了,然后我逃跑了,在这之后的时间里面,对方也想没有发生什么一样来交流,既然如此,我也就从最朴素的情感上面来说,就当无事发生了,因为对于我个人而言,我也知道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侮辱,在一些情况下面是非常难以界定的事情。

那么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我自己开了别人的玩笑,别人觉得自己被恶心到了,那么我这个时候是否应该要道歉。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认为,若是有之前的先例,我会觉得,对于一个有合理逻辑思维的人,不会一口咬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如果他一口咬定我的做法是有问题的,那我甚至感觉我自己受到了侮辱。

如果我道歉了,我从内心里面会觉得,我自己之前“原谅”的做法是错误的,如果我不道歉,那我会认为这或许对于当前这件事情来说,是错误的。这就形成了一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但若是以我自己的观点,我会觉得,否定自己之前做的正确的事情会显得更加无耻一点。

那么在考虑两者同时都做到的情况,我原谅了没有道歉之人,现在为了那无法界定的事情向其他人道歉了。道歉这种行为,是要在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情况之下才做出的事情,不然为了一个形式而道歉,从本质上来说和没有道歉是一样的,对于我自己而言,就算是道歉了,也没有得到或者失去什么,相反,道歉后所带来的关系却是虚假的,我无法接受这种结果。若是道歉,既是认为这种无法界定错误与否的事情是错误的,因为有人受到了伤害,所以这就是错的。真的是这样吗,我不这样认为,理性的思考不可能永远是为了弱者、受伤害者说话,同样的,我不认为我伤害了别人我就一定是错的,因为这种伤害,本身就是无法判断的,我觉得对于一些小事情,伤害的施动者,往往不是“伤害者”本身,而是其他的一些更为个人的心理或是经历。为了这些因素道歉,不就等于我要去为了其他人的个人问题而否定我自己吗,这真的显得十分愚蠢。

如果我站在这里,想着,之前我被伤害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为我说话,全部东西都是我一个人承受,现在却因为一些我认为没有什么问题的事情,要受到多人的鄙视,那我只能说,是生活给了我思考的机会吧。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