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马勒第三交响曲的结尾,是非常著名的定音鼓,也就是上面这段,上次去大剧院听了俞峰老师的处理,感觉比我听到的阿巴多和伯恩斯坦版的都要快上许多,所以今天就把总谱下了下来看看这个速度究竟是怎么样的。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在结尾的开始,有个速度标记a tempo也就是恢复原速,那么就很好办了,直接看乐章开头的速度标记,发现是Langsam慢板,也就是每分钟大约52个四分音符。
所以,俞峰老师当时的处理确实是比这个谱上写的要快了许多,另外两位大师的版本更加符合这个谱上的速度标记。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慢速的处理,会让这个结尾显得更加恢弘一点,不过也无伤大雅,宁波交响乐团和俞峰老师的演出还是非常棒的。


「雪霁融雾月,冰消凝夜雨」